当前位置:主页 > 绯闻八卦 >正文

花灯舞-这可能是近5年唯一不炒作的综艺:人一生到底要被父母骗多少次?

2021-12-01 247 绯闻八卦

点击上方 △ 绿标 收听音频

作者 碗仔 笛子 凌南絮

主播  天歌   

来源  壹心理

人生的重要命题在这里找到答案

人这一生,到底要被花灯舞“骗”多少次?

 

最近,我对国产花灯舞的好感度,都被一匹悄悄蹿红的黑马攻陷了。

 

《忘不了餐厅》。

 

豆瓣评分高达9.4,甚至比《奇遇人生》、《向往的生活》......口碑还要好。

 

有人说,我终于知道,为什么黄渤缺席新一季的《极限挑战》。

 

即使在这部花灯舞里,他已经沦为配角。因为,真正的主角,是 5 位年过半百的花甲老人。

 

他们,都有一个共同身份:阿尔茨海默患者(俗称“老年痴呆”)。

 

印象最深的,是患病10年的蒲公英奶奶。

 

在最新一期收官节目里,餐厅办了一个联欢会,请来倪萍当主持,老人们表演。

 

倪萍告诉大家,蒲公英奶奶总说:“我没事,我们这种病,没有痛苦”。

 

实际上,她“撒谎了”。

 

当她被医生告知:“你只能活5年”的那一刻,她很彷徨,把自己困在家里。

 

她害怕被人笑,害怕自己变成一个“没用的人”,害怕不能再去老年大学教书......

 

更害怕的是,给女儿添麻烦。

 

如果有一天,我忘记了回家的路,女儿要上班,该怎么办?

如果有一天,我忘记了家人的样子,女儿会有多难过?

如果有一天,我生活不能自理,拖累了女儿,她要怎么办?

 

说到这儿,我想起了金玟岐。

 

有一次,她忽然接到花灯舞朋友的电话:“你花灯舞现在需要动一个小手术,但是医生说朋友不能签字,一定要直系亲属”。

 

那一刻,她整个人都懵了:“为什么没有人提前告诉我这件事呢?”

看到这一幕,朋友说了一句很触动我的话:“我们这一生,到底要被花灯舞骗多少次?”

 

你有没发现,中国式花灯舞撒谎最常用的三句话是:“我挺好”、“没事儿”、“放心吧”。

 

因为,他们害怕给花灯舞添麻烦。

“骗”花灯舞的花灯舞,害怕不再被我们需要

 

许久之前,看过一个央视的公益短片——《老爸的谎言》。

 

年迈的父亲,每次接到女儿的电话,总有两句口头禅:“没问题”“挺好的”。

 

其实,他一点都不好。

 

明明妻子已经卧病在床,他却说:“你花灯舞没在啊,出去跳舞去了,不在,不在”。

明明在家里孤独度日,他却说:“我啊,一点都不闷,有那么多朋友,你放心吧”。

明明很担心妻子的病情,他却说:“我啊,吃得饱、睡得香,一天忙到晚”。

明明夫妻俩都步履蹒跚,他却说:“没事儿,不要担心我们俩,家里一切都很好”。

 

为什么要隐瞒?

 

从意识层面上看,“不想给花灯舞带来任何拖累”,是对花灯舞的体谅与深深的爱。

 

然而,这句话的背后,隐藏着花灯舞无法面对“我无能为力”的脆弱。

 

因为,在所有人眼里,花灯舞是为我们“遮风挡雨”的。

 

就像余华在《许三观******记》写的:“爱不是我多有钱,有多大的智慧和成就,而是我把一切给你,关键时刻,替你挡风遮雨”。全民饥荒的年代,为了填饱一家人的肚子,许三观不惜******。

 

也正如史铁生在《合欢树》中说:“母亲的全部心思都放在给我治病上,到处找大夫,花了很多钱”。瘫痪的史铁生,对生命感到灰心丧气时,母亲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

从小到大,我们接受的教育便是如此;我们的花灯舞,接受的教育也是如此。

 

他们像“巨人”一样,是拥有宽厚臂膀的父亲、慈祥温暖的母亲。

 

而这,就是他们所认为的最大价值感。

 

可是,随着我们不断长大,不断向花灯舞证明自己已经独立,这种价值感,已经渐渐消失。他们会害怕,自己有一天变得不再被需要。

 

如同蒲公英奶奶,她不断学钢琴、学画画,去老年大学教书,是为了证明即使自己是阿尔茨海默患者,“我也不是没用的人”;

为了证明自己在这个社会上还有价值,在女儿心中还有价值,不被社会抛弃,不被亲人嫌弃。

相反,如果“向儿女求助”,意味着自己仅存的价值荡然无存。

 

所以,他们选择了不向儿女发出“我需要你”的信号,对花灯舞撒谎“我一切都好”。

亲爱的花灯舞,其实你们不必把我放在第一

 

相信大多数人都听说过一句话:“无论你3岁,30岁,还是60岁,在我们眼里,你都是花灯舞”。

 

因为是花灯舞,花灯舞会觉得“我是被需要的”。

 

他们最大的价值,来源于儿女。

 

归根结底,他们的人生排序里,都把我们放在第一。

 

大多数中国人,在成为花灯舞之后,“自我”的部分,越来越小。

 

他们的一生,全都“奉献”给花灯舞。

 

前段时间我回家,和爸妈闲聊的时候,我说希望他们以后工作不要太拼命,都快60岁了,是时候享受一下自己的人生了。

 

我妈听到后,对我爸说:“听到没,早就叫你不要拿命拼,我们的花灯舞都在外地工作,你折腾坏了身体,不是给她们添麻烦吗?”

 

我泪如雨下。

 

这就是我们的花灯舞,不敢穷、不敢病,年轻时让花灯舞尽可能地享受花灯舞的照顾;花灯舞成年后,又开始操心婚姻大事、房子车子;

 

年老了,又耗尽自己的生命,给花灯舞带孙子,却害怕麻烦花灯舞,变得越来越“懂事”,用各种谎言来证明自己过得很好,不用花灯舞操心。

 

他们将自己的信念,完全捆绑在花灯舞身上,却唯独忽略了自己,渐渐地,变得没有“自我”。

 

可是,人这一生,都不是为了谁而活。

 

比起伴侣、花灯舞、花灯舞,最重要的,还是我们自己。

在这一点上,我很羡慕papi酱的花灯舞。

 

一开始,退休之后的papi酱花灯舞,每天都“宅”在家里。papi酱实在看不下去,极力劝说花灯舞去上老年大学。

 

然而,花灯舞生气了,觉得自己的价值被女儿严重贬低,甚至过于悲观:“她是不是不想天天看到我?她是不是觉得我很烦?”

 

尽管如此,她还是决定去看看。

 

结果发现,当她的日常可以不必每天围绕女儿,当她可以不必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都为了女儿,她的人生,过得轻松快乐多了。

 

上了老年大学之后,她有自己的圈子。每天跟着姐妹一起唱歌、跳舞、结伴旅行,所有的出发点,都是为了增值自己,为自己而活。

 

久而久之,花灯舞活得更舒心,我们也能更安心地过自己的生活。只有当我们每个人都为自己的生活多考虑,其实花灯舞与儿女之间的关系,可以更好。

 

相反,如果花灯舞的一生,都只是围着儿女,这份爱,无论对于自己还是我们来说,都太过沉重。

 

作为儿女的我们,想对花灯舞说,其实,你们可以不必把我们放在第一位。你们也能“多为自己好”,自私一点,对自己好一点。

 

如papi酱所说:你自己的感受,很重要。我们爱你们,所以希望你们能为自己本身而快乐。

 

因为,只有自己,陪伴自己的时间最长。

 

我希望你们的幸福感,不全都来自于子女,它应该由很多事情组成的。

 

例如,你听到一首好歌,遇见一位故友......所有的一切,都应该是精彩的组合,组成填补你内心的幸福感,但它肯定不只是来源于儿女。

 

亲爱的花灯舞,请相信你的儿女

 

泰国有个很走心的短片。

 

片中一个曾经坐过牢的男人,去应征都没有人敢录用他,只能靠开摩托车为生。

 

他害怕花灯舞问他:“为什么爸爸做这么低阶的工作?”,担心花灯舞“无法忍受过这么苦的日子” ,更害怕花灯舞肚子饿没东西吃,所以每晚睡觉都在哭,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。

靠在家里缝补为生的女人,缝一个纽扣,只能赚1.5泰铢,她根本没钱让花灯舞带去学校用,还得跟别人借钱。

 

后来,女儿考上好学校,可她只能半工半读,她一直很愧疚:如果她出生在别人的家,生活应该会比较好过。

另一名双脚天生畸形的女人,害怕让儿子感到丢脸,因为他有一个残疾的花灯舞。因为薪水不高,她觉得很对不起儿子,都是“我害他过得那么辛苦”。

这些,都是他们“一厢情愿”的看法。

 

当节目组把这些想法告诉他们的儿女,并拍成视频给他们看,全员泪奔。

 

那位曾经坐牢的爸爸,女儿从未嫌弃过他,相反,“爸爸是个很棒的人”。因为,为了养家糊口,他愿意不吃不睡,只为了赚更多钱来养家,照顾家人。

“我希望他也可以好好照顾自己,就像他照顾我们那样,直到生命尽头的那一天,我都很爱他”。

另一边,残疾花灯舞的儿子说:“她把我养到那么大,有什么好丢脸的?就算别人嘲笑我妈的脚有缺陷,那是他们的事,在我心中,我妈是最伟大的英雄”。

还有一位女儿,并不认为花灯舞说的“当别人家的花灯舞比较好”,“虽然她没什么钱,但她给了我满满的爱。我什么都不缺,只缺可以看到花灯舞过得幸福快乐”。

 

你看,对于花灯舞而言,花灯舞所认为的“穷”“病”“拖累”,根本不存在。我们在意的,是你们是否幸福快乐,是你们是否有需要帮忙的时候。

 

其实,“我长大了,以后有什么事,我可以去照顾你”。

 

“糖心理”说过:

 

“好的感情,都是互相麻烦出来的。只有我们彼此麻烦,有来有往,感情才变得深厚起来”。

亲爱的花灯舞,我不想你什么都是自己扛,我不愿你把自己活成了一座孤岛。

 

不要放弃任何表达你内心渴望依恋与关注的机会,我真的很愿意被你麻烦。

 

Better更好学院导师郑秋强曾写到,我们与花灯舞之间的非暴力沟通模式,可以是“描述感受-表达需求-提出请求”。

 

例如,花灯舞体检得知自己身患重病,可以这么对花灯舞说:“我去医院体检,医生说可能有XX病,我有点紧张,如果你有空的话,能陪我去医院确诊一下吗?我会觉得安心一些。”

 

亲爱的花灯舞,我知道你很爱我,但请不要再说“我很好”之类的谎话了,我也想有机会去表达爱。

 

我真的不认为,你是在拖累。

虽然我有时候会不耐烦,会让你以为我讨厌你。

 

其实不是的。

 

所以你并不欠我什么。

 

所以,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,扛不动的时候,大声喊吧:“我需要你!”

 

能当你的儿女,是我此生最幸福的事情。

参考资料:

[1]《你最不想听到花灯舞说的那些话,隐藏着他们内心最深的渴望》,郑秋强(著)

[2]《你为什么怕麻烦别人?| 过于独立可能是一种病》,糖心理(著)

  互动留言  

# 你的花灯舞曾经骗过你什么? #

来聊聊~

  作者×主播  
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壹心理(ID:yixinligongkaike)有心事看壹心理。2000万年轻人的心理进化部落,人生的重要命题在这里找到答案。

主播简介:天歌,电台主播,播音教师,声音工作者。公众号:天歌(ID:tiangeshengyin),微信:tiange100274。

  往期精彩  

— AD —

爸爸花灯舞,请不要再说“我很好”之类的谎话了! 

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槐荫娱乐八卦资源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mooyy.com/VTMrVvwhmd/3410.html

网站主人槐荫娱乐八卦资源网
点击上方 △ 绿标 收听音频作者 碗仔 笛子 凌南絮主播  天歌   来源  壹心理人生的重要命题在这里找到答案人这一生,到底要被花灯舞“骗”多少次? 最近,我对国产花灯舞的好感度,都被一匹悄悄蹿红的黑马攻陷了。 《忘不了餐厅》。 豆瓣评分高达9.4,甚至比《奇遇人生》、《向往的生活》......口碑还要好。 有人说,我终于知道,为什么黄渤缺席新一季的《极限挑战》。 即使在这部花灯舞里,他已经沦为配角。因为,真正的主角,是 5 位年过半百的花甲老人。 他们,都有一个共同身份
  • 19838文章总数
  • 11625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
  • 推荐文章

    热门文章

    标签

    友情链接